陈幼坚-越简约,越能表达我想说的话

最近更新 2016-09-28 阅读 4723

1950年生于香港,曾荣获香港乃至国际奖项400多个,在纽约、伦敦、东京等地名声大噪。

1997年,海报及艺术挂钟被美国旧金山市现代美术博物馆纳为永久收藏品。陈幼坚认为,2002年他的个展“东情西韵”比所获得荣誉更能涵括他的设计特点和艺术追求。他擅长东西方结合,他总是能很快提炼出其中文化的精华,并简的地表达。

陈幼坚.jpg

时尚北京:您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?是否与设计有关?

陈幼坚:不同阶段有不同的想法,小学的时候想做老师,中学的时候想做歌手、设计师等,其实什么都想过。但是,我从7,8岁的时候就喜欢画画,当时没有这类课程,中学时常常在家里画画,还做学校里圣诞节课堂里的布景,后来开始学设计,就这样一步步走过来,完全没有计划性地就做了这件事。

时尚北京:从理工科到做设计,您认为理科思维对艺术的表达起到哪些作用?

陈幼坚:理工科逻辑思维比较强,而且在一时间抓住重点的能力比较强。我想这个很好地帮助我在做设计的时候对品牌、产品及市场等各种信息的理解,很好地去芜存菁。当然,重视逻辑的同时,一定要打开思路,不能僵化,找到二者平衡很重要。思维、理念及灵感是从不同方面决定了艺术的表达是否会成功,或者说是能否引起大众的共鸣。

时尚北京:从不懂设计到至今执着于设计,这个过程中,有没有对您影响很大的人?

陈幼坚:有,很多,太多了,有合作伙伴、同事,还有很多艺术家。当然,最重要的是妈妈和太太。我妈妈在一个普通家庭长大,很朴实,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名牌,穿得很简单,吃得也很简单,也不乱花钱。我小时候,她讲过一句话:“花无百日红。”这句话我一直记得,我觉得这句话可以一生一世用得上。生命中另外一个女人,我们一起创业,一起开公司,一起成功等等。女人一般比男人成熟,她给过我很多意见,我如今的成功,她有很大的贡献。她还是一个生活上的伴侣,所以她对我来说在生命里蛮重要的。

广州素成斋.jpg

时尚北京:您的作品中,东方文化和西方美学是如何结合的?

陈幼坚:上世纪70年代,香港广告界的基本格局以外国公司为主导。我刚刚进入广告界时,曾经工作过的几个4A广告公司,老板清一色的都是来自美国、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的外国人。和他们在一起的工作和生活,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他们以外国人的眼光来审视东方的生活体验和文化,有时候,在我们看来毫无意义的事情,他们却有另外的体会和欣赏。这给我很大的启发。

我大概跟过5,6个老板,每一个老板都有专长,有的是设计好,有的拍胶片好,有的做广告好,有的做DC片好。我跟每个外国老板学习一种国际化的创意的心态,所以70年代的培训对我的影响是非常大的。

我是在香港出生的中国人,从小受的也是西式教育。慢慢地,我养成了用不同眼光来看自己本土文化的习惯。在30多年的实践中,我并没有刻意去融合东方文化和西方美学,但在设计中却非常畅快而自由地融合了传统精神与现代设计,这完全是生活体验的流露。

时尚北京:您如何理解“国际化”?

陈幼坚:国际化就是找到一种可以产生共鸣的语言或者方式,让所有的人都可以感受、理解并欣赏。我觉得每一种文化都有它的厚度,也许不是能让另外一种文化的人全盘理解的,所以提炼并以简洁但不单薄的方式表达是非常重要的。

时尚北京:在您的设计生涯中,有遇到过非常迷茫或者瓶颈时期吗?

陈幼坚:迷茫当然有了。公司现在有几十位工作人员,整天在外面跑。我是没有创业的压力,我只有金钱的压力。因为公司不大,还要运作,你要养活几十个家庭,如何去做好的项目,大家开开心心一起工作,这就是压力。

时尚北京:您能从市场角度出发,将设计与品牌推广很好地结合起来,能否谈谈这其中的思考方法?

陈幼坚:如何做平面广告、如何设计、如何做品牌塑造,需要运用不同的工作方法,基本还是属于不同的圈子。一般而言,业主会找几家不同的公司来运作,广告公司负责平面广告,设计公司负责空间的设计,但割裂开来可能会造成很多问题。我曾经做过广告公司,对市场的调研等方法非常了解,而我对美好的事物也要求非常高,这对创造一个高品质的空间设计非常重要,因此,非常自然地,我们将设计与品牌推广结合起来。我们公司的团队非常完善,可以满足客户从平面设计、市场调查、空间设计、品牌推广等方方面面的需求,完成整体性的工作,而我则主导每个项目的方向。

时尚北京:在考虑市场的时候,有感觉自己是一个商人的角色吗?

陈幼坚:我一直有一个商人角色,我从来没有否定过这种身份。

时尚北京:是做纯艺术好玩儿还是做商业的设计好玩儿?为什么?如何形容您理解的纯艺术?

陈幼坚:当然是各有各的好玩。商业设计一方面要求你非常了解品牌、产品的DNA以及客户的诉求,另一方面,也要非常了解市场的喜好。好的商业设计就是完美的满足两方面的诉求,是一件能带给你超多满足感的事情。纯艺术更多的是完整的表达自己,是完全无拘无束的状态,相对有更大的自由度。

时尚北京:您的设计灵感通常来源于哪些方面?

陈幼坚:我喜欢住不同的酒店,喜欢吃不同的菜,喜欢了解好的服装是如何设计出来的,喜欢听不同的音乐,喜欢去潘家园看产品,喜欢油画,总之,喜欢的领域挺多的。设计师不是艺术家,生活的体验非常重要,可以激发我们的灵感。其实,空间设计也好,平面设计也罢,从本质上都是生活的经验。

时尚北京:在《Esqvire80周年封面艺术展》中,有您的三件封面作品,能介绍一下吗?

陈幼坚:这三件作品是几年前在香港的Esquire,《君子》来找我做的。我是做品牌策略的,产品有自己的定位,产品推广要将其个性突出来变成一种DNA,变成其竞争能力,杂志应该也是一样。我想启动一种新的思维来做封面。我觉得《君子》应该重新跟君子态度契合,我想到孔子、鲁迅、张爱玲这几个人的态度,他们生活与做人的态度,都是君子行为。

时尚北京:您最欣赏的“美”?

陈幼坚:来自大自然。

时尚北京:谈谈您个人审美观的变化?

陈幼坚:70年代,我所有的衣服都是自己买布设计的,衬衣、外衣、裤子、领带,都是自己选的布料找裁缝做出来的。

80年代开始喜欢穿有设计味道的服装,平时装饰要比较浓一点,因为想多一点表现自己。90年代开始喜欢比较简约的东西,一直喜欢到现在。我不是用服装来包装我自己,我希望我穿的衣服可以体现我的个性。我觉得越简约,越能表达我想说的话。

会天下私人会所.jpg

时尚北京:您如何形容您自己?

陈幼坚:乐观,没那么复杂。

时尚北京:您觉得您的成功秘诀是什么?

陈幼坚:不要放弃。

时尚北京:您觉得您身上有没有缺点?

陈幼坚:缺点就是我的包容度太大了。

时尚北京:您认为什么是最奢侈的?

陈幼坚:空间,包括住的空间、人与人的空间,都很重要。